時間的方向

發佈者:Chenguang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佈時間:2020-10-05 23:11:40

吳振華

過了立秋,氣温明顯低了。二十四節氣在時間的奔流中,清晰地更迭着。

 

早起打開窗,風帶着一絲涼意,擠進屋中。院子裏的稠李子樹,也不知從何時起黃了葉子,樹枝上零星的稠李子果實還殘留着嬉皮鳥兒叼食的痕跡,倔強的樹枝日夜在秋雨中搖曳,任時間不停地席捲寒意。

這個時節,麥子黃了,油菜花落了;旱獺步履忙碌着儲備着冬眠的藏食;大雁成羣向南長途跋涉着……曾想問,它們為何能感知時間的變幻、天氣的莫測,卻從不迷途,總能知道何時走向歸家的路。後來我明白,是不停歇的時間已在細微之處烙印了指南。

太陽東昇西落,晝夜不停更替。歲月無聲,總是無言。世間萬物都在時間的流逝中,被安排地妥妥當當,春種、夏鋤、秋割、冬藏。清晨,當第一縷陽光從東方漸明之時,雞兒咯咯撲着翅膀四處覓食、鳥兒嘰喳啼叫着飛離窩巢、牛羊哞咩着啃食,待到一輪紫日映嵌在西方,暮色四合,無論它們身在何處,都知道已經到了歸“家”的時辰。待霞光消失在盡頭,雞兒們成羣回到圈舍,鳥兒或落樹枝或落屋檐,望着窩巢的方向,牛羊結隊踩踏着黃昏,偶爾側頭看看西邊的晚霞,目光裏滿是家的朝向。它們,永遠記着來時路,不忘日落歸家。而人,有時卻忘記走過的路,忘了時間……

大概是十歲左右吧,我和奶奶一起去離家十公里左右的林子裏採山丁子。林子很大,白天走進去能夠在密織交替的枝繁葉茂中隱約地看見一條林間小道,但是往深處走的遠了,目光所及之處除了相同的樹枝就是一樣的樹葉,分不清方向,在我眼裏,彷彿沒有一個可以找到來時路的參照物。然而,在農場長大的奶奶,卻能在時間裏找到方向。

“看空中的太陽,家在北邊。”奶奶説。

“哪是北?”

“早晨起來,面向太陽,前面是東,後面是西,左面是北,右面是南。”奶奶告訴我。

轉眼二十年過去了,在人生的課堂裏,奶奶教的這二十個字,就像二十四節氣一樣定格在那裏,無論經過多少年,都不會迷失自己的方向。無論走多遠,走在哪裏,它總是能讓我準確地搜尋到家的方向。

時間的界限裏,勾勒的是否明晰,動物知道,草木知道。而我們,有時卻不知道。

時間之上是時間,時間之下是日夜追逐的人們。我們或有時忘了初心,被腐朽矇蔽了雙眼,看不清前行的路,我們或有時忘了夢想,被温牀癱軟了雙腳,邁亂了向上的步伐。其實,時間的方位從不會改變,它象座標一樣烙印在世間萬事萬物中,亂了方向的、忘卻了時間的,有時候是我們的心。


上一篇:[故事匯]
下一篇:金黃色的思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