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鳳蛾

發佈者:Chenguang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佈時間:2020-10-14 10:29:46

胡云琦

七月晴空儲滿流火的暑熱,煩躁的風紛紛離開空地快車。像不聽話的孩子,更粘人了。

中午的花草被太陽暴曬的蔫巴巴的。曾經,多得讓飛鳥都無處落腳的絡繹不絕的遊客,宛如急速縮水的小河。路失去了履足,便無處傾訴,孤單的木凳,多麼渴望那些熟悉的身影還能來坐坐。

太靜了,最先發聲的蟬,似要打破喑啞的寂寞。這些昆蟲無需預約,就都智慧地巧擇了高枝,興高采烈地唱歌。

躲在樹下乘涼的我,突然被兩隻翩躚的黑蝶吸引了。

藉助藍天白雲的襯托,兩隻蝶的舞姿愈顯靈活,只一瞬間,它們就相互追逐着飛走了。我若有所失地望着它們的背影,剛要轉身,驀然發現那其中的一隻黑蝶又掉頭飛了回來。它繞過一簇簇樹冠的綠雲,恰到好處地落在一棵翠柳的主幹上,與我相距只有幾米。

我端着相機躡手躡腳地移過去,漸漸靠近。忽然,我看清楚了它有別於蝴蝶的梳狀觸角,怎麼會是一隻飛蛾?而且還是黑色的!這隻比菜粉蝶要大兩三倍的飛蛾飛在空中,是很容易被人誤認為是鳳蝶的。在它腹部上分佈的左右對稱的橙紅色斑紋,甚至比鳳蝶腹部上的斑紋更要好看許多、誇張許多。這麼好看的飛蛾,我想,應該叫它黑鳳蛾吧。

我將鏡頭對準它頻頻地按動快門。黑鳳蛾時而把兩枚前翅展開平伸,時而顫動,它的前翅並沒有鳳蝶身上好看的圖案描摹,後翅的顏色卻明顯地加重,不但擁有了與腹部呼應的橙紅色斑紋,而且還增加了飄帶一樣的尾狀突起。當它發現我時,也不驚慌,只是習慣性地動如滑板,橫斜着十分敏捷地飛向天高地闊。當她從較遠的斜坡飛到連翹樹上時,我再一次看清了它有別於蝴蝶的雙櫛狀觸角。前翅上的菱形條紋,以及優美宛若飄帶的末羽動作。那些逆天的局部段落,早已在它身上,完成了拼接與精彩組合。

沒拍到蟬,卻有了意外收穫。回返的路上,我一直在不停地琢磨:黑鳳蛾後翅上的繡紅斑點、是不是深夜裏的火?時近白晝最輝煌的時刻,它以花瓣的婆娑翻涉千樹、萬叢阻隔,或者,翅膀揮動着飛過無數條河。

意外邂逅的黑鳳蛾,就這樣撬開我此前無知的鎖。我從未發現其它飛蛾似曾有過鳳蛾這樣飄逸的旋轉,抑或非常準確的起伏動作。它輕靈如蝶,突然使堤岸的巨石與風塵的枯葉都靚麗許多。

它的出現,顛覆了我所熟悉的“飛蛾撲火”的傳説。原來,並不是所有的飛蛾,都會在追尋光明的苦旅中斷送自我。


上一篇: 感悟人生
下一篇:我的村莊